中国福彩网下载app|竞彩交流ap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古代閹割太監的幾種方法:揭太監閹割秘事

來源:講歷史2017-06-21 20:23:42責編:尼威亞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太監通常是指中國古代被割去男根后失去性能力的男性,他們是專供皇帝、君主 及其家族役使的官員。宦官稱“太監”,是隋唐以后的…

太監通常是指中國古代被割去男根后失去性能力的男性,他們是專供皇帝、君主 及其家族役使的官員。

宦官稱“太監”,是隋唐以后的事,地位較高的內監就被稱為“太監”。唐高宗時,改殿中省為中御府,以宦官充任太監,少監。后宦官亦通稱為太監。 到了明代,宦官權勢日增,人們就把所有宦官都尊稱“太監”,太監也就成為宦官代名詞了。

在明代以前的書籍里,很難找到有關閹割的詳細記載。清代梁章鉅《浪跡叢談》、吳長元《宸垣識略》,以及孫靜庵《棲霞閣野乘》等書中的資料,都是文言文,記述極簡。將這些資料有些改寫成白話文,有些仍用原文,節錄如后。

1.jpg

《浪跡叢談》說:

閹人隸籍河間者多。男子至十五六歲發育時,有愿閹割者,先飲以酒,酒淡而性猛,飲至十分沉醉,或竟昏倒,然后將其仰縛于條凳,凳置諸盛石灰之大盆中,仰縛則恐其掙扎,石灰則用以吸收流血。將陰部涂滿藥油,油即麻醉藥也。部署既定,即以利刀沿陽具之根,環而割之,深度須有技術,尤以陰莖下部及近卵處為最難割,因筋多極易致命也。割后即取去其莖之海綿體,全莖只剩二管,須用鉗鉗,否則縮入體內即死。一管為輸尿,一管為輸精,精管盤曲而納入體內,尿管則剪去之,遂敷以止血之藥。包扎畢后,須四五日不飲不食,半月不得見風,居室四壁,糊以重紙,蓋見風即有性命之虞。月余結痂收口,竟成一孔,卵亦縮至細小。然俗有“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之語,蓋言三年五載后,或須再行閹割,實則恐手術不佳,未能根除,故每隔三五歲,必驗察一次,看是否有凸肉長出,長則再割之,其手術亦較易矣。又云:閹人近女,每喜手撫口嚙,緊張移時,至汗出即止,蓋性欲至此已發泄凈盡,亦變態也。

2.jpg

《宸垣識略》今譯成白話文:

閹割者,負責處理愿做太監者的“禍根”。這種專門手術的程序是這樣的,愿意凈身入宮做太監的人,必須要有地位的太監援引,然后憑證人立下“婚書”,把自己當成“女人”那樣“嫁”到皇宮里去。“婚書”必須是自愿具結。這才請來閹割者,進行施手術的預備工作,選上一個好日子,把凈身者關在房間里。

那房間必須密不透風,讓凈身者先清理大小便,然后把他鎖在房里。在這段禁閉期間三四天內,絕對不能進飲食,免得排泄的穢物沾染手術后的創口,致使手術惡化,危及生命。房門之所以要密不透風,也是為了凈身者的安全。這樣經過三四天之后,就正式閹割了。

受割的人,被蒙上眼睛,盡除衣褲,手足綁得結結實實,活像個“太”字。還有人抓牢他的頭發,抓緊他的胳膊,壓著他的腰部,防止他因痛極掙扎,流血過多而嗚呼哀哉。

操刀者先要問:“這是自愿凈身嗎?”受割者說:“是。”又問:“假如你反悔,現在還來得及!”答道:“決無后悔。”“那么你絕子絕孫,可和我毫無干系罷?”接著又說:“毫無干系了!”


例行話問完,擔任介紹人的太監把“自愿閹割書”循例念了一遍,于是開始動手術。受割者的兩腿是分開的,手術刀從卵囊連同陰莖一刀割凈,馬上在創口敷上防腐止血藥,同時將一根藥捻插進尿道口,迅速包扎起來,手術就完成了。

被割下的陰囊、陰莖,裝在石灰粉盒里,一方面是防腐,主要是吸收血液水分使它保持干燥,然后用濕布揩抹干凈,再在香油中泡若干時候,等油滲透了,把它裝在絲棉襯里的小木匣中,加以密封包裹,擇一個黃道吉日,送進受閹者的家祠,把那藏有“不文之物”的木匣,放在正梁上。將來那個太監老死時,當他的遺體入殮,還得把那“陳年油鳥”從正梁上“請”下來,縫在死者的私處,那份“自愿閹割書”同時在靈前焚化,使死者“恢復”男人身份,在九幽地府,可以有面目見祖先父母。

另外還有一種方式,就是父母決定要自己的兒子長大后做太監。這就更殘忍了。孩子還在襁褓中時,由“特種”傭婦帶他。所謂“特種”傭婦,是因她兼擅一種特別手術,輕巧地捏揉幼兒的小睪丸,也就是漸漸地破壞他的生殖機能,長大后絕不產生生命的原素(精液)。經過這種殘忍的手法后,這個孩子的生殖器便漸漸地萎縮,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地顯出女性特征,沒有喉結,雙乳突出,臀部隆起,聲音尖銳,行動扭捏,而達到太監體型。

年輕太監身上往往有一種臊味,原因是輸尿管不能控制,因此往往遺尿;白天內急時,尿液流出體外,浸濕了褲子鞋襪,隨著他的行動,在地上留下痕跡。宮中的人見怪不怪,負責管理的老太監,經常用棒揍他。工作輕松的太監,自然會及時洗澡,換上干凈的褲襪;工作繁瑣的太監,顧不得遺尿,唯有等它“陰干”,到晚上已累得筋疲力竭,倒頭下去便睡到天亮,因此身上總是臭烘烘。

3.jpg

太監的行動異于常人,由于臀部和大腿的皮下脂肪增加,所以他們行動時的重心,由胸移到腰部,像女人一樣,雙腿緊接,腳尖向外呈“八”字形,步伐短而快。他們的行動,是明顯的身份標志。舊時唱旦角的男伶,如果臺上的身段變成生活習慣,平常的行動舉止,也扭扭捏捏的,這種形態就和過去的太監差不多了。至于老太監的行動,則像穿上男裝的老太婆一般。

《三代見聞錄》中有“內侍”一節,今錄于此:

太監俗名為老宮,而面稱則尊之為公公,皆天津三河縣籍,多水患以致地瘠人貧,不易為生,遂不惜而出此途。例由內務府挑選,皆自幼凈身,其勢則臘而藏之,及該人斃時,如欲得全尸以葬,則須以重金購之。凡太監自愿入宮當差,然后分別投師父,依其教習,相當期間后,始能合規矩應承。蓋宮內各事雖皆分任專責,然一舉一動皆有定則,不可逾越。例如理發一事,外間皆以左手撫頭,右手持刀而剃;宮內僅準以一手持刀而剃,蓋王者之頭顱不得觸犯,則其練習之困難,可見一斑。清初未入關時并無內侍,及入關后鑒于明朝亡于內侍,故對于內侍管制特嚴。

我在《京都雜事記》中,查到一段清代的記載,牽涉薛福成的《庸庵筆記》,說的是安德海私自出宮,被丁寶楨就地正法,中間還說到安德海曾經閹割而未凈。

安德海之獄,為清季宮闈隱事,傳說異聞甚多。安為直隸南皮人(凡太監一業,多數由直隸河間、獻縣、南皮等處的人充任,視為專業),傳說入宮未曾凈身,因得慈禧后的歡心,漸漸驕縱起來。恭親王奕罷議政王權,即為安所中傷。同治八年(1869),安德海奉慈禧后命赴廣東,被山東巡撫丁寶楨奏發,奉旨就地正法。


據薛福成《庸庵筆記》云:

其秋,安德海果出都,公(丁寶楨)即奏聞。奉上諭:丁寶楨奏太監安德海矯旨出都,舟過德州,僭無度,招搖煽惑,聲勢赫然,著直隸、山東、江蘇總督巡撫迅遴干員,嚴密擒捕,捕得即就地正法,毋許輕縱。而丁公初具疏時,聞德海已南下,亟檄知東昌府程繩武追之。繩武馳騎烈日中,踵其后三日,不敢動。復檄總兵王正起發兵追之,及泰安,圍而守之,送至濟南。當是時,朝旨尚未到,而安德海大言我奉皇太后命織龍衣赴廣東,汝等自速戾耳,官吏聾焉。丁公念朝旨未可知,欲先殺之,雖獲重譴無憾,然當時泰安知縣何毓福長跪力諫,請少待之。會朝旨未至,乃以八月丙午夜棄安德海于市中,支黨死者二十余人……方丁公奏上朝廷也,皇太后問恭親王及軍機大臣法當如何?皆叩頭言祖制太監不得出都門,擅出者死無赦,請令就地誅之。醇親王亦以為是。命既下,天下交口稱頌。

薛福成是當時名臣,自然不敢直書朝廷隱事,于詞句中已可見到微意。否則,一區區太監之被誅,何以當時中興功臣如曾國藩、李鴻章均為之喝彩呢?(按《庸庵筆記》:“伯相合肥李公閱邸鈔,矍然起,傳示幕客,呼丁公字曰:‘稚璜成名矣。’曾文正語福成曰:‘吾目疾已數月,聞是事,積翳為之一開。稚璜豪杰士也。’”)

1.jpg

安德海伏法之后,裸尸暴市于濟南府三日,以釋天下的猜疑。然而所暴者并非安的真身,而為安的隨行小太監!相傳因暴尸一舉,慈禧后深德丁寶楨不已。

殺安太監的固然是丁寶楨或同治帝及孝貞后(即東太后),然實際上執行此刑罰的,卻是順治所立內十三衙門鐵牌。《清宮詞》有詩詠其事云:

鐵牌深鑄未曾刊,矯詔俄聞遣內官。

祖訓輝煌齊典寶,圣明中外仰慈安

注云:“國初鑒于前明禍,世祖時特鑄鐵牌諭十三衙門,立于神武門內,于以防微杜漸者,垂訓綦嚴。同治己巳,有藍翎太監安德海者,偽稱奉命至蘇州采辦珍珠,自天津乘船南下,行至山東,驕縱不法,道路震駭。巡撫丁寶楨派員拿獲至省,具奏請旨。孝貞皇后平日用人行政,悉委之孝欽皇后,不輕發言,獨于此案,力持大體,謂宜遵守祖訓,就地正法,不可輕縱,一時中外交相稱頌。德海既伏誅,寶楨令陳尸三日,其隨從太監蘇拉鏢手,均斬絞發黑龍江如律。”

一八七○年,有個英國官員史汀德在北京實地采訪,把閹割方法記得很詳盡。文中說:

手術的地方是一間破舊的小屋,叫廠子,位于紫禁城的西華門外。里面有數名刀子匠,他們沒有固定薪水,卻是政府認可的專家。他們的職業就是制造宦官,手術費每人六兩銀,負責到完全治好。可是來求自宮的人都是窮人,大多數無法付現金,因此只要有保證人,手術費可以事后補交。但無論任何情形,沒有保證人,刀子匠決不肯動手。

每位刀子匠都有數名徒弟,而且這些徒弟都是自己的族人這行職業是世代相傳的。


接受手術的人先半臥于炕(溫床),一名徒弟拿腰,二名徒弟捉腳,刀子匠就站在自宮人的面前,口念“后悔不后悔?”重復數次,如見對方有猶豫的神色,手術就不進行了。如果意志甚堅,刀一閃,宦官就形成了。

手術的方法:先以白布或繃帶緊扎被手術人的下腹部和雙股的上部,以高溫的辣椒水小心洗滌即將手術的部位,再以微彎如鐮刀狀的小刀,連同陰囊及陰莖一起切斷,再以白蠟針插進尿道栓緊,傷口以浸過冷水的紙覆蓋,小心翼翼地包扎好。以上的程序都完成后,再由二名刀子匠攙扶被手術的人在房里踱行二三小時后,才允許躺臥。

手術后三天內不準喝水,據說由于干渴和傷痛,其間必須忍受非常的痛苦。三天過后,拔掉白蠟針的栓,尿如噴水涌出。如此便大功告成。如情形非如此,便只有苦悶地等待死亡的來臨,誰也無法伸出援手。可是這種殘暴的方法幾乎沒有失敗,依照調查多年的資料,只有一名三十歲的男子失敗過。

手術后約經百日,傷口痊愈。然后送到王府學習宦官的實務。一年后再移送宮城,開始新的職務。

關于切斷物的處理,史汀德也有奇奇怪怪的報道:

這種不文之物,切斷后叫做“寶”,經過刀子匠施以某種加工,再放入約一立方公尺(即一立方米——編注)的容器,安置于密閉的高棚,這叫“高升”。象征此物的原主出人頭地,居于高位。而原主或親戚要求歸還時,再行取回,此時也一樣必須小心翼翼地行“高升”之禮。

保存“寶”,具有以下兩種理由。一是宦官要晉升時,必須交驗自己的“寶”,讓上級宦官“驗寶”,否則不能晉升。這種“驗寶”的手續往往帶給刀子匠極大的利益。本來“寶”的所有權當然屬于手術者,但經過手術之后,往往不小心或不注意,馬馬虎虎忘了索還自己的“寶”。自然而然,被視同放棄權利的“寶”也就歸刀子匠所有。等到時過境遷或晉升機會來臨,再向刀子匠要時,已經是別人的東西了,據說有時要付出多達五十兩銀贖回。其中也有人雖帶在身邊,卻因不小心遺失或被偷,只有再向刀子匠買別人的,或向同伴借,當然必須付出一筆租金。“寶”的確具有其“寶”的價值。

保存的第二理由是宦官死后入棺埋葬時要用的。當然并非非“寶”不可,也可用代用品。宦官們必然也希望以堂堂男子漢的姿態回去,因為中國人相信閻王討厭殘廢的人,尤其看見男子而沒有“寶”的人,來世會把他降生為雌騾。因此要瞞過閻王,以便逃避可怕的命運。

在我收藏的資料中,又尋出一篇文字,不知出于何人手筆,但是他寫的內容,有若干情況,為他人所未道者,節錄如下。

太監是一種畸形的人,隨專制王朝的覆沒而絕跡,但是到今天,仍有許多人對他們懷著一份好奇的心理,甚至還想尋找一個太監來,與他談一次,最好看一看閹后的情形。

首先,很多人都想知道太監在割去陽具以外,是否還連帶把所疊出的部分,就是腎囊與睪丸,也一并閹割?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假如斬草不除根,何以太監的容貌會全變,胡須會消失,甚至聲音也會女性化呢!所以很自然的,在閹割以后成為男人特征的地方,當時就全部解決了。太監分為兩種:一種叫做自愿出嫁,就是割去了作為男人應有的部分以后,終身嫁給宮廷。這大抵是貧苦人家的子弟,為了眼前的生活,也為了以后如其能受到寵幸,會有表面上的尊榮富貴,皇帝假以辭色,大臣曲意趨承,于是不惜以霎那的生死與一生的幸福作為孤注。大抵自幼出嫁的,年齡都需要在十歲以內,由家長選擇一個在宮內有勢力的老太監,拜他為師,經他的同意,為他閹割。幸而不死,就介紹入宮,最初做些宮女們體力不勝的雜務。另一種是所謂半路出嫁,絕大部分是犯了死罪的不法之徒,被官廳追捕得無處為生,于是投身做太監。

閹割的手續慘絕人寰。這個手術要在一間密不通風的暗室中進行。受閹割的人事前要餓著肚,還要把體內的大小便盡量排泄一空。室內有一張床,把這人的手腳牢牢地綁在床柱上,生殖器與連帶的一串,用絲線籠住縛好了,聯系到屋梁上的一架轆轤上面。施手術的人當然是個有經驗的老手,持著一把鋒利的剃刀,從腎囊下面往上輕巧地一割,手法要熟練利落,操刀一割,連串的陽具、腎囊以及睪丸,立刻與身體分離,司轆轤的人配合著施手術的動作,把這一堆廢物,立時吊了上去,使不文之物與這個未來太監身“首”異處。然后再放下來,用藥末拌雜投入一個瓷壇中,留著等他死后,還要與臭皮囊放入棺中,方才算是全尸。


受閹的人經此一割,受不住劇痛,立刻就發出慘厲的呼聲,慘厲得像鬼叫,讓聽到的人為之毛骨悚然,慘叫一聲以后,人也隨著昏厥過去了。施手術的人接著用高粱酒在閹割處洗滌,并且還用燒紅的烙鐵烙向受創的部分,這大約是消毒的作用。最后用一根藥捻通入割去后留著的洞內,外面更為他敷上藥末,初步的手術,到此完畢。

受閹以后幾天都不能進飲食,任由他終日呼叫,時厥時醒。經過五六天的時間,施術的人再把他插入洞內的藥捻拔出,假如隨著能放出小便,那才算手術順利;否則,不是內部在發炎,就是給疤阻塞了尿道,小便不通,就會脹死。

成為一個太監,當時既經過了這樣殘忍的方法,以后又終身成為一個殘廢的人,再也得不到人生的正常樂趣,所以歷代的宦官,性情不是變得暴戾就是變得陰險,主要是由于生理上的影響。而且太監入宮以后,是一個十足的奴才。許多長得清秀一些的小太監,當皇帝年幼時,在一起嬉戲;等皇帝發育了,在大婚之前,不敢與宮中的宮女們亂搞性關系,因此宮廷中遂多斷袖之事,太監的后庭就成為幼皇發泄性欲的工具。清廢帝宣統溥儀在集中營的談話,就自承小時因曾與小太監們那樣耽玩過度而戕賊了自己的身體。

傳說太監經閹割之后,假以時日,仍會茁長。至于太監是否仍然會有性欲,可以說性欲還是有的。他們見到宮女,仍然灼灼而視,有機會還想與女人同睡,但既已失去了工具,自然無可作為了,但他們會緊緊地摟著女人,有時還瘋狂得去咬嚙,直到滿身流著汗,力氣也盡了,才頹然釋手。這種沖動的情形是夠慘的!

宮廷的丑聞泰半與太監分不開,主要原因是太監整日和宮中的怨女——妃嬪們生活在一起。這些妃嬪長日在宮中,生活寂寞,性方面苦悶,太監們雖然缺少主要的性器官,可是到底他們還是男人,妃嬪們為了解一時的饑渴,至少也有聊勝于無之感。

太監實際上是雙性人,在妃嬪宮女之前,他們是不能用的“男人”在皇帝面前,他們又是可以用的“女人”。歷代宮廷中的同性戀都是如此產生的。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中国福彩网下载app 欢乐生肖开奖平台 双色球选号器 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app 分分快三全天在线计划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江苏时时视频直播 北京赛车稳赚玩法技巧 通比牛牛口诀 重庆时时彩视频开奖结果 女篮亚洲杯2019分组 纵横四海水果机免费单机版 北京pk拾冠军杀号技巧 5分快3人工精准计划软件 mg阿拉德之怒手游官网下载 买江西时时 pk10免费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