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彩网下载app|竞彩交流app
朱溫

朱溫

中文名:
朱晃
外文名:
Zhu wen
別名:
朱溫 朱全忠
人物簡介:

梁太祖朱晃(852年—912年),宋州碭山人,母王氏傭食于蕭縣,五代十國梁朝開國皇帝。早年參與黃巢起義,后脫離黃巢大齊政權而歸唐。后被唐廷賜名朱全忠,篡唐建梁后又改名朱晃。

開平元年(907年),朱溫廢唐哀帝李柷,自行稱帝 ,建都開封,國號為“大梁”,是為梁太祖 改元開平,自此唐朝結束了它289年的統治,中國歷史進入五代十國時期。朱溫在位時頗重視農業發展,下令兩稅之外不得妄有科配。

乾化二年(912)六月,朱晃被親子朱友珪所害,終年 61 歲。廟號太祖,謚號神武元圣孝皇帝,毛澤東評價說:“朱溫處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

朱溫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朱晃
外文名
Zhu wen
別名
朱溫 朱全忠
國籍
梁朝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宋州碭山
出生日期
852年
逝世日期
912年
職業
皇帝
信仰
道教
主要成就
參加黃巢之亂,多有武功據中原四戰之地,創建強盛一時的后梁王朝廢除重稅,鼓勵農業發展等結束289年大唐,翻開五代十國亂世開平元年(907年)創立大梁
廟號
太祖
謚號
神武元圣孝皇帝
陵墓
宣陵
在位
907年-912年
年號
開平 乾化
性別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朱溫,宋州碭山人。他的先祖是舜的司徒虎的后代,高祖叫朱黯,曾祖叫朱茂琳,祖父叫朱信,父親叫朱誠。朱溫就是朱誠的第三個兒子,他的母親是文惠王皇后。唐朝大中六年(852)十二月二十一日夜晚,朱溫出生在碭山縣午溝村。這天晚上,他家住的房屋上面有紅色的祥云向上翻騰,村里的人們望見了,都驚慌地奔跑而來,說:“朱家發火了。”等跑到時,只見房屋整齊完好。進屋后,鄰居把生了孩子的消息告訴他們,村民們都感到驚異。兄弟三人,都不及成年就死了父親,母親帶著他們寄養在蕭縣人劉崇的家里。朱溫已經長大成人之后,不干養命維生的活計,以勇猛有力自負,鄉里人大多討厭他。劉崇因為他的懶惰,常常斥責鞭打他。只有劉崇的母親從小就憐憫他,親手給他梳理頭發,曾經告誡家里人說“:朱家的三兒子不是一般的人呢,你們應當好好地對待他。”家里人問她說這話的緣故,她回答說:“我曾經看見他在睡熟了的時候,變成了一條赤色的蛇。”但是大家都不相信這話。 

唐僖宗乾符年間,關東地區連年饑荒,成群的盜賊呼嘯相聚,黃巢趁機崛起于曹州、濮州地區,饑民們自愿追隨他的共有數萬人之多。朱溫于是辭別劉崇家,跟他二哥朱存一同投入黃巢軍中,因為奮勇戰斗多次獲勝,得以補缺提升為隊長。唐廣明元年(880)十二月五日,黃巢攻陷長安,派遣朱溫領兵駐扎在東渭橋。這時,夏州節度使諸葛爽率領部隊駐扎在櫟陽,黃巢命令朱溫勸說招安諸葛爽,諸葛爽于是投降黃巢。唐中和元年(881)二月,黃巢任命朱溫為東南面行營先鋒使,命令他進攻南陽,攻下了南陽。六月,朱溫回到長安,黃巢親自到灞上慰勞他。七月,黃巢派遣朱溫向西到興平抵御邠、岐、鄜、夏等地軍隊,每到一地都立有戰功。 

叛歸唐朝

唐中和二年(882)二月,黃巢任朱溫為同州防御使,讓他自行攻伐占取。朱溫于是從丹州南下,去進擊左馮翊郡,攻克了它,于是占據了全郡。當時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屯扎了數萬軍隊,糾合其他諸侯,圖謀收復左馮翊。朱溫當時與王重榮所據土地邊界相接,多次被王重榮打敗,于是向黃巢請求支援。進上十次表章,被黃巢的左軍使孟楷隱瞞,不送給黃巢。又聽說黃巢軍隊勢力窘迫困厄,將帥們軍心渙散,朱溫推知他必將失敗。九月,朱溫就同身旁心腹計議,殺了黃巢的監軍使嚴實,率領全郡軍民投降王重榮。王重榮當天就趕快寫成奏章上報朝廷。當時唐僖宗在蜀郡,看了奏章就高興地說“:這是上天賜給我的呀。”于是下詔授給朱溫左金吾衛大將軍的官職,擔任河中行營副招討使,又賜給他名字叫全忠。從此朱溫統率他的舊部以及河中的兵士一起行動,所到的地方沒有不被攻克而取得勝利的。 

成就霸業

唐中和三年(883)三月,唐僖宗命令授與朱溫宣武軍節度使官職,仍舊擔任河中行營副招討使,又命令他等候時機收復京城長安,當即到藩鎮赴任。四月,黃巢軍隊從藍關撤走,朱溫同諸侯們的部隊一起收復長安,接著率領部下士兵五百人捧著符節東下。七月三日,進入梁苑。這時朱溫年齡三十二歲。當時蔡州刺史秦宗權同黃巢余黨糾合,放肆暴虐,一起包圍了陳州。不久,唐僖宗就任命朱溫為東北面都招討使。這時汴州、宋州連年流于饑荒,國家和人民都很窮困,錢庫和糧庫都空了,外面被強大的敵人攻擊,內部又有驕橫的軍隊難以控制,短兵交鋒兩軍接戰,一天比一天激烈。別人都感到害怕,只有朱溫勇氣更加高漲。這年十二月,朱溫領兵到鹿邑,與黃巢一伙相遇,朱溫驅兵攻擊他們,砍下敵軍頭顱兩千多個,然后帶著隊伍進入亳州,因此兼并了譙郡。 

和中四年(884)春天,朱溫同許州田從異諸路軍隊共同收復瓦子寨,殺死敵賊數萬人之多。這時,陳州的四面,敵賊營寨接連相望,驅趕擄掠老百姓編列戶籍,殺了他們當作糧食,號稱為“舂磨寨”。朱溫分兵撲滅他們,經歷大小四十次戰斗。四月二十七日,攻取西華寨,敵將黃鄴一個人騎著馬逃奔到陳州。朱溫乘勝追擊敵人,擂鼓吶喊前進。正逢黃巢悄悄逃走,于是進入陳州,陳州刺史趙韜到朱溫馬前相迎。不久聽說黃巢余黨還在陳州北面的故陽壘,朱溫就直接回到大梁。這時,河東節度使李克用奉唐僖宗詔令,統率騎兵數千人馬共同圖謀攻破敵賊,與朱溫會合兵力在中牟的北面向敵賊挑戰,在王滿渡大敗敵賊,很多敵兵束手投降。這時敵將霍存、葛從周、張歸厚、張歸霸都跪倒在馬前,朱溫全部赦免了他們的罪行并收容了他們。接著追擊殘余的敵寇,向東來到了冤句。 

五月十四日,朱溫同李克用的晉軍班師回到汴州,朱溫把李克用安置在上源驛客館里。接著安排了周到的犒勞宴請的禮節,李克用乘喝醉了酒大發脾氣,朱溫氣憤不平。當夜,命令帶甲兵士圍住李克用住地攻擊他。正遇上天下大雨雷鳴電閃,李克用因而得以在閃電的光亮中翻越圍墻逃走,只殺了他部下幾百人。六月,陳州人民為了感激朱溫替他們解了圍的恩惠,為朱溫在他們的郡治修建了生前受祭的祠堂。這一年,黃巢雖然死了,但蔡州秦宗權繼黃巢之后成為最大的禍首,擁有數萬士卒,攻陷相鄰郡縣,殺害搶劫官吏和人民,屠殺、禍害的殘酷比黃巢更為厲害,朱溫為此擔憂。七月,便同陳州兵民在溵水共同攻擊蔡州賊軍,殺死賊兵幾千人。九月二日,唐僖宗就地加封朱溫為檢校司徒、同平章事,封為沛郡侯,享有一千戶食邑。 

唐僖宗光啟元年(885)春天,蔡州賊寇搶劫亳州、潁州,朱溫率領軍隊前去救助,于是向東到達焦夷,擊敗數千的賊寇,活捉了賊寇將領殷鐵林,砍下他的頭懸掛起來傳視賊寇后就回來了。三月,僖宗從蜀地回到長安,改元為光啟。四月十四日,又加封朱溫為檢校太保,將食邑增加到一千五百戶。十二月,河中、太原的敵軍逼近長安,觀軍容使田令孜侍奉僖宗離開長安抵達鳳翔。 

光啟二年(886)春天,蔡州賊寇更加猖狂。當時唐朝皇室勢力微弱,許多道和州的軍隊不聽皇室的指揮,所以秦宗權得以橫行為害,接連攻陷汝、洛、懷、孟、唐、鄧、許、鄭等州,地域方圓幾千里,幾乎斷絕了人煙,只有宋、亳、滑、潁等州僅能閉關自守而已。朱溫多次出兵與他們交戰,但是有時勝利有時失敗,人們都十分恐懼。 

三月一日,僖宗頒布詔令封朱溫為沛郡王。同月,僖宗御駕移到興元府。五月,嗣襄王李誰在長安違背禮制私自登上帝位,改元為建貞,派使者帶著非法詔令到汴州,朱溫下令在庭堂上燒掉了偽詔。不久,嗣襄王果然失敗了。七月,蔡州賊寇逼近許州,許州節度使鹿宴弘派使者來求救,朱溫派遣葛從周等率領軍隊趕赴支援。援軍還沒趕到許州城就陷落了,鹿宴弘被蔡州賊寇殺害。十一月,滑州節度使安師儒因為怠慢軍事和政務,被部下殺害,朱溫聽到消息,就派朱珍、李唐賓襲擊并占領了滑州,因此就擁有了滑臺地。十二月,僖宗頒布詔令加封朱溫為檢校太傅,改封為吳興郡王,享有三千戶的食邑。 

這一年,鄭州被蔡州賊寇攻陷,刺史李璠單騎匹馬逃來,朱溫寬宥并接納了他,任他為行軍司馬。秦宗權已經得到鄭州,更加驕橫,朱溫派偏將在金堤驛巡邏,與賊寇遭遇,乘機攻擊他們,眾多的賊寇被打得大敗,一直追擊到武陽橋,殺死一千多人。朱溫經常與蔡州賊寇在四郊戰斗,既以少擊多,又常常出奇制勝,但苦于兵力太少,不能大快人意。秦宗權又由于自己兵力相當于朱溫的十倍,對多次被打敗感到羞恥,于是對部下發誓堅決攻進夷門。不久抓獲了蔡賊的間諜,全部知曉他們的內情,于是朱溫謀求增加兵力。 

光啟三年(887)春二月一日,按照詔命以朱珍為淄州刺史,派他到東道招募兵士。朱珍到淄、棣等州后,十天之內,應募的有一萬多人。又偷襲青州,獲得戰馬千匹,鎧甲千副,于是凱旋而歸。四月八日,回到夷門,朱溫高興地說“:我大事有成了。”這時,賊將張日至屯扎在北郊,秦賢屯扎在版橋,各自都有幾十萬人,樹起的柵欄相連二十里,勢力非常強盛。朱溫對諸位將領們說“:這些賊寇正在養精蓄銳以等待時機,一定會來進攻我們。況且秦宗權估計我們兵力少,又不知道朱珍已經來到,以為我們害怕,只能堅守陣地而已。不如現在出其不意,先發制人。”于是親自領兵進攻秦賢的營寨,將士們奮勇爭先,賊寇果然沒有防備,接連攻克四座營寨,殺死一萬多人,當時賊寇都以為有天神在暗中相助。二十七日,賊將盧瑭帶領一萬多人在圃田北面的萬勝戍沿汴水兩岸扎營,跨河面建起橋梁,以控制河運道路。朱溫挑選精兵銳卒去襲擊他。這天昏暗的大霧四面相合,攻擊部隊到達敵人營壘才被發現,于是闖入敵營一路殺去,投水而死的賊寇非常多,盧瑭投河自盡。河南的諸多賊寇接連戰敗,不敢再駐扎,都合并到張日至營寨中。從此蔡州賊寇都感到恐懼,常常在軍中自相驚擾相亂。朱溫回師休整,大行犒賞,因此軍士們各自心懷激昂的斗志,每次遇到敵人沒有不奮勇向前的。 

五月三日,朱溫從酸棗門出兵,從清晨到中午,與敵人短兵相接,大敗賊兵,追殺二十多里,死尸堆積。秦宗權對失敗感到羞恥,更加放縱他的暴虐,于是從鄭州親自帶領幾位突擊將領,徑直奔入張日至軍營中。五月八日,兗、鄆、滑州的軍隊都趕來增援,在汴水岸邊擺開陣勢,旌旗武器非常森嚴壯觀。蔡賊看到這些,不敢出軍營。第二天,朱溫指揮各路軍隊,一齊進攻敵賊軍營,從清晨四時到下午四時,殺敵兩萬多人。到夜晚收兵,獲得牛馬、輜重物品、俘虜、武器鎧甲數不清。當夜秦宗權、張日至偷偷逃走,天快亮時追捕他們,追到陽武橋便回來了。秦宗權到鄭州,竟然燒盡那里的房屋,屠殺郡城的人民才離開。開始時蔡州賊寇分散兵力進犯陜、洛、孟、懷、許、汝等州,都搶先占據著,因為這次的戰敗,賊寇們害怕極了,都放棄了州城逃走。朱溫于是慎重挑選將佐,使他們修繕城墻壁壘,做戰時防守的準備,這樣遠近流亡失所的人又回來了很多。這時,揚州節度使高駢被副將畢師鐸殺害,又有孫儒與楊行密互相攻伐,朝廷不能遏制,于是加封朱溫為檢校太尉,兼任淮南節度使。 

當朱溫抵御蔡州賊寇時,鄆州朱王宣、兗州朱瑾都領兵來救援。到秦宗權已敗,朱溫因為朱王宣、朱瑾與自己同姓,又對自己出過力,都送給厚禮讓他們回去。朱王宣、朱瑾因為太祖的軍士們勇敢強悍,于是偷偷地在曹州和濮州的邊界上懸賞重金布帛來招誘他們,朱溫的軍士為了財貨之利而離開的人很多,朱溫于是傳送檄文去譴責他們。朱王宣的回話很不禮貌,朱溫于是命令朱珍侵襲曹州進攻濮州,以懲罰他們的奸邪。不久,朱珍攻伐曹州,抓住曹州刺史丘禮獻給朱溫,接著又調動軍隊包圍了濮州。兗州和鄆州與朱溫之間的間隙,從此就產生了。 

文德元年(888年)三月三日,唐昭宗即位。 五月三日,昭宗詔令授朱溫為檢校侍中,增加食邑到三千戶。戊辰,詔令將朱溫的故鄉改叫衣錦鄉,村里叫作沛王里。同月,朱溫認為已經擁有了洛、孟地區,解除了對西部的憂慮,準備大力整頓軍隊,盡力誅除蔡州賊寇。恰好遇上蔡州人趙德諲將漢南地區全部歸降朝廷,又派遣使者向朱溫求和,發誓盡力一同討伐秦宗權。朱溫向朝廷上表奏明這件事,朝廷于是任趙德諲為蔡州四面副都統。又將河陽、保義、義昌三處節度使作為朱溫的行軍司馬,兼管糧食馬料等后勤供應。到這時,朱溫統領諸侯的軍隊會合趙德諲到汝水邊去攻伐蔡州賊寇,于是逼近蔡州城。在五天之內,建起二十八座兵寨包圍蔡州城,這是仿照天上二十八星宿的數量。這時朱溫親自冒著敵人的弓箭炮石指揮戰斗,一天,一支飛來的箭射中了他的左腋,鮮血浸透了單衣,朱溫對身旁的人說:“不要讓別人知道。”九月,因為糧食運輸供應不上,便撤回軍隊。這時,朱溫知道秦宗權的殘渣余孽已不足以構成禍害,就轉移部隊去攻伐徐州。十月,朱溫派朱珍率領軍隊在吳康鎮與徐州時溥交戰,徐州兵馬被打得大敗,接連占領豐、蕭兩座城邑,時溥帶著擊散了的騎兵逃進了彭門。朱溫命令分出一支兵力去攻打宿州,宿州刺史張友帶著符節印章投降。不久徐州人關閉城門堅守,朱溫就命令龐師古屯扎部隊守著徐州,自己回去了。同月,蔡州賊寇孫儒攻陷揚州,自稱為淮南節度使。 

龍紀元年(889)正月,龐師古攻下宿遷縣,向呂梁進軍。時溥率領兩萬軍隊,首先壓住龐師古的軍隊擺開戰陣,龐師古緊急迎戰,擊敗時溥,殺敵兩千多人,時溥又逃進彭門。二月,蔡賊將領申叢派遣使者報告說,已將秦宗權捆縛在營帳下面,折斷了他的腿而囚禁起來了。朱溫當天接受詔令以申叢為淮西留后官。不久,申叢又被都將郭璠殺害。同月,郭璠押解秦宗權前來獻給太祖,太祖派遣行軍司馬李璠、牙校朱克讓用囚車將秦宗權解押到長安。押到后,昭宗前往延喜樓接受俘虜,立即在一棵獨柳樹下面將秦宗權斬首。蔡州平定。昭宗詔令增加朱溫食邑實封一百戶,賜給莊園和住宅各一處。三月,又加封朱溫為檢校太尉、兼任中書令,提封為東平王,以獎賞平定蔡州的功勞。 

圍攻鳳翔

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宦官劉季述等幽禁唐昭宗,立太子李裕為帝。次年初,與朱溫關系密切的宰相崔胤與護駕都頭孫德昭等殺劉季述,昭宗復位,改年號為天復,進封朱溫為東平王。此后,崔胤想借朱溫之手殺宦官,而韓全誨等宦官則以鳳翔(今屬陜西)李茂貞、邠寧(今彬縣、寧縣)王行瑜等為外援。這年十月,崔胤矯詔令朱溫帶兵赴京師,朱溫乘機率兵7 萬由河中攻取同州、華州(今華縣),兵臨長安近郊。韓全誨等劫持昭宗到鳳翔投靠李茂貞。朱溫追到鳳翔城下,要求迎還昭宗。韓全誨矯詔令朱溫返鎮。天復二年,朱溫在一度返回河中之后再次圍攻鳳翔,多次擊敗李茂貞。前來救助李茂貞的鄜坊節度使李周彝也被攔截而歸降朱溫。控制唐昭宗鳳翔被圍日久,城中食盡,凍餓死者不可勝計。李茂貞無奈,于天復三年(903)正月殺韓全誨等 20 人,與朱溫議和。朱溫挾昭宗回長安,昭宗從此成了他的傀儡。昭宗也深知自己的境遇,他對朱溫說:“宗廟社稷是卿再造,朕與戚屬是卿再生。”因此他對朱溫唯命是從。不久,朱溫殺第五可范等宦官700 多人。唐代中期以來長期專權的宦官勢力受到了徹底的打擊。朱溫則被任命為守太尉、兼中書令、宣武等軍節度使、諸道兵馬副元帥,進爵為梁王,并加賜“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的榮譽頭銜和御制《楊柳詞》5首。

代唐建梁

朱溫在與李克用的爭斗中占了上風后,急于代唐,因長安距汴州路途甚遠,不便于直接控制,遂決定強迫唐昭宗遷都洛陽。昭宗無奈,只好順從朱溫之意。天復四年(904年)初,朱溫下令長安百姓按籍遷移,拆毀長安宮室、房屋,將木料順渭水漂下,在洛陽營建宮室。 

唐昭宗到達洛陽時,唐廷的六軍侍衛之士,已經散亡殆盡,昭宗身邊衛士及宮中之人均為朱溫派來的人。從長安至洛陽途中,昭宗身邊尚有小黃門及打球、內園小兒二百多人,對于這些人朱全忠也不放心,命人灌醉后全部坑殺。然后換上年貌、身高相當的二百人頂替,昭宗初不能辨,后來才有所察覺。在這種情況下,昭宗已經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孤家寡人,隨時可能成為朱溫的俎上之肉。 

朱溫強迫昭宗遷都洛陽后,河東李克用、鳳翔李茂貞、西川王建、襄陽趙匡凝等地方實力派組成了聯盟,以興復唐室討伐朱溫為名,倡議天下共伐之。朱溫決定舉兵西討,又擔心昭宗會有所舉動,于是決定殺死昭宗,另立新君。這年八月,他指示左龍武統軍朱友恭、右龍武統軍氏叔琮、樞密使蔣玄暉等人,乘夜暗之際,以入宮奏事為名,率兵進入內宮,昭宗身穿單衣繞殿柱而逃,被追上殺死,年僅三十八歲。本來還要殺何皇后,經其苦苦哀求,才免于一死。 

昭宗死后,朱溫另立昭宗第九子李柷為帝,時年十三歲,史稱唐哀帝。次年,朱溫又殺死了昭宗其馀九個兒子。朱溫認為唐朝的朝臣中還有不少人忠于李唐皇室,是自己建立新王朝的障礙,必須徹底鏟除,才能順利達到目的。朱溫的得力謀士李振,早年屢試進士不中,因而對這些所謂衣冠大族非常痛恨,同時也痛恨科舉出身的朝士,也極力主張將這些人全部殺掉。于是朱溫在滑州白馬驛一舉屠殺裴樞為首的朝臣三十多人,李振意猶未盡,對朱溫說:“此輩常自稱是清流,應當投入黃河,使之變為濁流!”朱溫大笑,立即命人把這些尸體投入滾滾黃河。史稱這次事變為“白馬驛之禍”。李唐皇朝經此一變,已經完全失去了統治基礎,唐哀帝雖仍在位,實際上已經等于亡國。 

天祐四年(907年)四月,朱溫在表面上由唐宰相張文蔚率百官勸進之后,正式即皇帝位,更名為朱晃,改元開平,國號大梁。升汴州為開封府(今河南開封),建為東都,而以唐東都洛陽為西都。廢 17 歲的昭宣帝為濟陰王,遷往曹州濟陰囚禁。次年二月,將其殺害。 

柏鄉之戰

開平四年(910年)十一月,朱溫派大將王景仁率大軍討伐成德王镕、義武王處直,晉王李存勖親率大軍增援。次年,兩軍在柏鄉(今河北高邑縣境內)相遇,后梁軍隊鎧甲鮮明,縷金掛銀,光彩耀日,晉軍望見頗有懼意。晉大將周德威鼓勵將士說:“梁軍為汴州天武軍,皆為市井之徒,衣甲雖鮮明,然戰斗力極差,十不能擋汝一,希望大家努力作戰,擒獲一人,足可致富,此乃奇貨,機不可失!”晉軍斗志昂揚,士氣大振。周德威先派小股部隊襲擾梁軍,待其疲憊困乏之時,全力出擊,大敗梁軍,死尸蔽野,拋棄的軍資器械不計其數。柏鄉之戰是梁晉爭衡的轉折點,此戰之后,戰略主動權轉移到晉軍一方。 

為子弒殺

梁太祖朱溫的荒淫,行同禽獸,即使在封建帝王中也罕有其匹。

朱溫為黃巢同州刺史時,娶碭山富室女張氏為妻。張氏“賢明有禮”,朱溫“深加禮異”, “每軍謀國計,必先延訪。或已出師,中途有所不可,張氏一介請旋,如期而至,其信重如此”。天祐元年張氏病死后,朱溫開始“縱意聲色,諸子雖在外,常征其婦入侍,帝往往亂之”。 

乾化二年,“太祖兵敗蓨縣,道病,還洛,幸全義會節園避暑,留旬日,全義妻女皆迫淫之”。張全義之子憤極要手刃朱溫,為張全義苦苦勸止。至于朱溫的兒子們對朱溫的亂倫,不僅毫無羞恥,竟然利用妻子爭寵,博取歡心,爭奪儲位,真是曠古丑聞!養子“朱友文婦王氏色美,帝(朱溫)尤寵之,雖未以友文為太子,帝意常屬之”。朱溫病重時,打算把朱友文從東都召來洛陽付以后事。其親子“友珪婦亦朝 夕侍帝側,知之,密告友珪曰:‘大家(指朱溫)以傳國寶付王氏懷往東都,吾屬死無日矣!’”朱友珪隨即利用他掌握的宮廷宿衛侍從及其親信韓勍所部牙兵發動宮廷政變,“中夜斬關入”,“友珪仆夫馮廷諤刺帝腹,刃出于背。友珪自以敗氈裹之,瘞于寢殿”。這樣,朱溫最后于乾化二年(912)六月被親子友珪所害,終年 61 歲。 

主要成就

(1)參加黃巢之亂

(2)據中原四戰之地

(3)創建強盛一時的后梁王朝

(4)廢除重稅

(5)鼓勵農業發展

(6)結束289年大唐

(7)翻開五代十國亂世

為政舉措

稱帝后,對外作戰時,朱溫也實施了一套安邦定國的措施,以期大梁江山永固。他轉變了只重軍事的做法,認識到民眾和土地對穩固梁朝政權的重要性。因此,他盡最大努力去恢復生產,獎勵農耕,采取了一些與民休息的寬容政策,中原的經濟得到一些恢復。同時,為保證地方行政的順利,朱溫又下令給各地將領,不論其軍階多高,部隊多少,在行政事務方面一律居地方官之下,聽從地方官吏管束、安排。

這樣就從根本上保證了地方治安的穩定,使軍隊的作用發揮在保民上,而不是割據一地擾民亂國。朱溫又吸取唐末地方將領無法節制終成大禍的教訓,對手下大將嚴加防范,一旦有驕橫的人出現,立即除掉,或殺或囚,以絕后患。但朱溫卻沒有自己約束自己這種多疑和嗜殺的品性,相反,嗜殺自始至終還表現為濫殺無辜。朱溫對部下、戰俘、士人均濫殺成性。戰爭時期為整肅軍紀,利于調遣,從嚴治軍是應該的,但朱溫卻嚴得殘酷,殺得殘忍。五代時期的法律嚴酷得令人發指,在中國法制史上五代就是以法律嚴酷而出名的。為保證戰斗力,對待士兵極為嚴厲,每次作戰時,如果將領戰死疆場,所屬士兵也必須與將領與陣地共存亡,如果生還就全部殺掉,名為“跋隊斬”。

所以,將官一死,兵士也就紛紛逃亡,不敢歸隊。朱溫又讓人在士兵的臉上刺字,如果思念家鄉逃走,或者戰役結束后私自逃命,一旦被關津渡口抓獲送回,必死無疑。 

軼事典故

幕后賢妻

朱溫的霸業之所以能夠成功,主要得益于兩個人,一個是他的軍師敬翔,另一個就是他的妻子張惠。雖然史書上對張惠的記載并不多,但從字里行間可以看出,張惠對朱溫所起的作用是很大的。張惠和朱溫是同鄉,都是碭山人,張惠家住在渠亭里。她家在當地是有名的富裕之戶,父親還做過宋州的刺史。張惠生于富裕之家,既有教養,又懂得軍事與政治謀略,可見從小父親對她的傳教也是很多的。 

張惠既有溫柔的一面,又有英武的一面,體貼照顧朱溫的同時常有讓朱溫欽佩的計謀。在這位剛柔相濟、賢惠機智的妻子面前,朱溫的狡詐反而顯得粗淺,暴躁的朱溫也收斂了許多。不但內事做主,外事包括作戰也常讓朱溫心服口服。凡遇大事不能決斷時就向妻子詢問,而張惠所分析預料的又常常切中要害,讓朱溫茅塞頓開。因此,對張惠越加敬畏欽佩。有時候朱溫已率兵出征,中途卻被張惠派的使者趕上,說是奉張夫人之命,戰局不利,請他速領兵回營,這位就立即下令收兵返回。朱溫本性狡詐多疑,加上戰爭環境惡劣,諸侯之間你死我活的爭奪,更使朱溫妄加猜疑部下,而且動不動就處死將士。這必然影響到內部的團結和戰斗力,張惠對此也很明了,就盡最大努力來約束朱溫的行為,使朱溫集團內部盡可能少地內耗,一致對外。朱溫的長子朱友裕奉命攻打朱瑾,但沒有追擊俘獲朱瑾,回來后朱溫非常惱怒,懷疑他私通朱瑾,意欲謀反,嚇得朱友裕逃入深山躲了起來。張惠為讓父子和好,就私下派人將他接了回來,向父親請罪。朱溫盛怒之下命人綁出去斬首。這時,張惠光著雙腳從內室匆匆跑出來,拉住朱友裕的胳膊對朱溫哭訴道:“他回來向你請罪,這不是表明他沒有謀反嗎?為何還要殺他?” 朱溫看著妻子和兒子,心軟了下來,最終赦免了兒子。一波暫平,一波又起。朱瑾戰敗逃走之后,他的妻子卻被朱溫得到,張惠見朱溫動了邪念,便讓人把朱瑾的妻子請來,朱瑾妻趕忙向張惠跪拜行禮,張惠回禮后,對她推心置腹地說:“我們本來是同姓,理應和睦共處。他們兄弟之間為一點小事而兵戎相見,致使姐姐落到這等地步,如果有朝一日汴州失守,那我也會和你今天一樣了。”說完,眼淚流了下來。朱溫在一旁內心也受到觸動,想想自己也愧對朱瑾。當初如果沒有朱瑾的援兵相助,他也不會大敗秦宗權,在河南站穩腳跟。 

這次開戰也是自己用了敬翔的計謀,妄加指責朱瑾誘降自己的將士才出兵的。此時已占領朱瑾領地,目的已經達到,何必再強占他的妻子呢。況且妻子已經知道內情,不如順水推舟做個人情。最后,朱溫將朱瑾的妻子送到寺廟里做了尼姑,但張惠卻始終沒有忘記這個有些不幸的女人,常讓人去送些衣物食品,或許也算為朱溫彌補一點過失。 

張惠和朱溫共同生活了二十余年,在朱溫滅唐建后梁前夕卻染病去世。朱溫得到張惠病重的消息,急忙趕了回來。臨終前,張惠還對朱溫勸道:“既然你有這種建霸業的大志,我也沒法阻止你了。但是上臺容易下臺難,你還是應該三思而后行。如果真能登基實現大志,我最后還有一言,請你記下。” 朱溫忙說:“有什么盡管說,我一定聽從。” 張惠緩緩說道:“你英武超群,別的事我都放心,但有時冤殺部下、貪戀酒色讓人時常擔心。所以‘戒殺遠色’這四個字,千萬要記住!如果你答應,那我也就放心去了。” 

張惠死后,不僅朱溫難過流淚,就連眾多將士也是悲傷不已。由于朱溫多疑,常濫殺屬下,殺人時沒有人敢出來求情,只有張惠得知后時常來解救,幾句溫柔在理的話就使朱溫暴怒平息,因此許多被被救的將士都對張惠感激不盡,其他將士對張惠這種愛護將士之情也充滿了敬仰。張惠為人和善,對朱溫的兩個妾也是如此,沒有絲毫嫉妒,更不用說加害她們了。朱溫因為張惠的賢惠,也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娶三妻四妾。但是,張惠死后,朱溫卻放縱聲色,忘了妻子臨死時的忠言,后竟然和兒媳亂倫,終于是不聽忠言,慘死刀下,遭了報應。張惠為朱溫生有一子,即梁末帝朱友貞,朱溫被唐朝封為魏王時,張惠也被封為魏國夫人。朱溫稱帝后,一直沒有立皇后,大概是懷念這位賢惠而又有智謀的妻子吧。等到梁末帝即位時,才將母親追加謚號為“元貞皇后”和“元貞皇太后”。 

愛情方面

朱溫令人費解的情愛之謎。朱溫這個在歷史上以殘酷暴虐出名的梟雄人物,偏偏既寵愛又懼怕妻子張氏,成為當時的一大奇事。

朱溫從小不喜耕田,專喜打獵,常常帶著弓箭到深山里獵取一些山雞野兔。有一次,朱溫和二哥朱存在宋州郊外打獵,遇到了到龍元寺進香還愿的富家少女張氏。張氏是宋州刺史張蕤的女兒,溫柔美麗。朱溫對張氏一見傾心,慨然對二哥說:“過去,漢光武帝曾經說過:“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如陰麗華。”當日陰麗華也不過如此,而我未嘗不可以成為漢光武帝呢!總有一天,非把張女娶為妻子不可。”朱存譏笑弟弟癩蝦蟆想吃天鵝肉,自不量力,對朱溫的這番大話也沒有太當回事。朱溫遇張氏的故事見《北夢瑣言》。

僖宗乾符二年(875年),黃巢起義爆發,農民軍路過宋州,朱溫與二哥朱存都參加了農民起義軍。這時朱溫已經二十六歲了,不過是農民軍中一個普通的戰士。誰也不會想到他日后竟然會成為風頭不亞于黃巢的風云人物。不久,朱溫憑著身強體壯,敢于沖鋒陷陣,以力戰屢捷,得補為隊長。但他的二哥朱存卻在跟隨黃巢攻廣州時戰死。

參加黃巢起義軍后,朱溫念念不忘張氏,而不像其他農民軍將領一樣,任意將擄來的良家女子作為妻房。甚至朱溫為了再見到自己夢中情人,還慫恿黃巢出兵攻打宋州。不料宋州刺史張蕤早已離任,后任刺史堅守城池,再加上唐官兵援軍四至,農民軍無功而返。

朱溫以自己的勇猛善戰深得黃巢的信任,遂倚為親信。黃巢攻下長安建立大齊政權后,派朱溫領兵屯于東渭橋。后任朱溫為東南面行營先鋒使。不久,朱溫攻下了南陽,回師長安時,黃巢親往灞上迎接。之后,黃巢再派他到各地去打仗,朱溫“所至皆立功”。此時,朱溫參加黃巢的起義還不足五年,已經成為黃巢手下數一數二的戰將。

由于朱溫在戰場上英勇善戰、屢立戰功,中和二年(882年)正月 , 黃巢任命朱溫為同州防御史,讓他帶兵去從唐軍手中奪回同州。唐朝的同州刺史米誠棄城逃奔河中,朱溫順利地占領了同州。這是農民起義軍的勢力第一次跨過渭水,在渭水北岸建立了一個重要的軍事據點。

就在朱溫為同州防御史的時候,他與自己的心上人張氏意外相逢。此時張氏因父母雙亡,孤女無法生存于亂世,早已經淪落為難民,流落到同州,為朱溫部下所掠取,見她美貌出眾,便進獻給朱溫。朱溫認出了張氏,欣喜若狂。張氏卻根本不認識朱溫。當她得知朱溫是自己同鄉,且在數年前就對自己傾心不已,一直念念不忘,以致至今未娶,不禁十分感動。朱溫趁機噓寒問暖,提出要娶張氏為妻。張氏正處在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的境地,又見到朱溫確實是真情一片,自然不能拒絕。

為了表示隆重,朱溫還千辛萬苦地尋訪到張氏的族叔,按照古禮,三媒六聘,擇吉成婚。可見他對這門親事是何等的看重,張氏在他心中的地位也由此可見。過了幾天,朱溫大張旗鼓地娶張氏為妻,朱溫身穿官服,張氏珠圍翠繞,在紅燭高燒的大廳上交拜如儀,一時傳為奇談。

宜為車轂

朱溫曾經和自己的幕僚及游客坐在大柳下,朱溫自言自語地說:“這棵樹應該做車轂。”大家都應。有幾個游客起身回答說:“應該做車轂。”朱溫勃然大怒,大聲說:“書生們喜歡順口玩弄別人,你們都是這一類的人!車轂必須用榆木制作,柳木豈能做!”他便對左右的人說:“還等什么!”左右數十人嚷嚷說“應該做車轂”的人,全部都被打死了。 

歷史評價

歐陽修:“嗚呼,天下之惡梁久矣!自后唐以來,皆以為偽也。至予論次五代,獨不偽梁,而議者或譏予大失《春秋》之旨,以謂‘梁負大惡,當加誅絕,而反進之,是獎篡也,非《春秋》之志也。’予應之曰:‘是《春秋》之志爾。魯桓公弒隱公而自立者,宣公弒子赤而自立者,鄭厲公逐世子忽而自立者,衛公孫剽逐其君衎而自立者,圣人于《春秋》,皆不絕其為君。此予所以不偽梁者,用《春秋》之法也。’‘然則《春秋》亦獎篡乎?’曰:‘惟不絕四者之為君,于此見《春秋》之意也。圣人之于《春秋》,用意深,故能勸戒切,為言信,然后善惡明。夫欲著其罪于后世,在乎不沒其實。其實嘗為君矣,書其為君。其實篡也,書其篡。各傳其實,而使后世信之,則四君之罪,不可得而掩爾。使為君者不得掩其惡,然后人知惡名不可逃,則為惡者庶乎其息矣。是謂用意深而勸戒切,為言信而善惡明也。桀、紂,不待貶其王,而萬世所共惡者也。《春秋》于大惡之君不誅絕之者,不害其褒善貶惡之旨也,惟不沒其實以著其罪,而信乎后世,與其為君而不得掩其惡,以息人之為惡。能知《春秋》之此意。’”

何去非:“梁祖起于宛朐群盜之黨,已而挾聽命之唐,鞭笞天下,以收神器,亦可謂一時之奸雄。然及其衰暮,而河、汾李氏基業已大,固當氣吞而志滅之矣。借使不遂及于子禍,則其后嗣有足以為莊宗之抗哉?此梁之亡不待旋踵也。”

洪邁:“朱梁之惡,最為歐陽公《五代史記》所斥詈。然輕賦一事,舊史取之,而新書不為拈出。其語云:‘梁祖之開國也,屬黃巢大亂之余,以夷門一鎮,外嚴烽候,內辟污萊,厲以耕桑,薄其租賦,士雖苦戰,民則樂輸,二紀之間,俄成霸業。及末帝與莊宗對壘于河上,河南之民,雖困于輦運,亦未至流亡。其義無他,蓋賦斂輕而丘園可戀故也。及莊宗平定梁室,任吏人孔謙為租庸使,峻法以剝下,厚斂以奉上,民產雖竭,軍食尚虧,加之以兵革,因之以饑饉,不四三年,以致顛隕。其義無他,蓋賦役重而寰區失望故也。’予以事考之,此論誠然,有國有家者之龜鑒也。” 

呂思勉:梁太祖的私德,是有些缺點的,所以從前的史家,對他的批評,多不大好。然而私德只是私德,社會的情形復雜了,論人的標準,自亦隨之而復雜,政治和道德、倫理,豈能并為一談?就篡弒,也是歷代英雄的公罪,豈能偏責一人?老實說:當大局阽危之際,只要能保護國家、抗御外族、拯救人民的,就是有功的政治家。
  當一個政治家要盡他為國為民的責任,而前代的皇室成為其障礙物時,豈能守小信而忘大義?在唐、五代之際,梁太祖確是能定亂和恤民的,而歷來論者,多視為罪大惡極,甚有反偏袒后唐的,那就未免不知民族的大義了。惜乎天不假年,梁太祖篡位后僅6年而遇弒。末帝定亂自立,柔懦無能,而李克用死后,其子存勖襲位,頗有英銳之氣。 

毛澤東:“朱溫處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中国福彩网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