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彩网下载app|竞彩交流app

桓玄稱帝桓玄稱帝

桓玄是桓溫之子。桓溫在世時,就有當皇帝的野心,只是由于王、謝等士族的阻撓,才未能如愿。桓玄也早就萌生了篡位的野心。在設計除掉司馬道子父子之后,他認為篡權的障礙已經掃除,便在元興二年(403年)2月受封為大將軍,9月又自稱相國、封楚王、加九錫、領十郡。12月,桓玄逼晉安帝司馬德宗退位,廢安帝司馬德宗為平固王,安帝的弟弟司馬德文由瑯琊王降為石陽王。自己稱帝登基,國號楚。這就是桓玄稱帝。

中文名
桓玄稱帝
所屬
東晉時期
發生年代
元興二年(403年)
主要人物
桓玄
主要角色

桓玄簡介

桓玄(369—404)字敬道,一名靈寶,東晉大司馬桓溫少子,深受桓溫鐘愛。桓溫臨終,命為繼嗣,襲爵南郡公,時年五歲。

桓玄七歲時,守喪三年期滿,原桓溫屬下的文武佐吏都來向桓玄叔父,荊州刺史桓沖告別,桓沖撫摸著桓玄的頭告訴他:“這些人都是你家的故吏!”玄應聲痛哭,哀動左右,眾人無不驚異。數年之后,桓玄長成了一表人才,容貌不凡,風神疏朗,博綜藝術,又善作文。他自恃門第高貴,才華出眾,常常以英雄豪杰自居,令人望而生畏,朝廷也有所疑慮而不加擢用。

直到二十三歲,桓玄才被拜為太子洗馬。時人紛紛議論桓溫晚年有不臣之跡,桓玄兄弟因此遭到排抑。朝廷只讓他們作些無權的閑散官。有一次,桓玄去拜見瑯邪王司馬道子,正值飲宴,賓客滿座。司馬道子突然睜著兩只醉醺醺的大眼對眾人說:“桓溫晚年想造反,是不是?”桓玄嚇得汗流浹背,拜伏在地,不敢起身。瑯邪王驃騎長史謝重舉起手板回答說:“已故宣武公(桓溫)廢昏立明,功過伊尹、霍光,人們的種種議論,應當有所識別。”道子點頭,桓玄這才爬了起來。從此,桓玄的心中更加惴惴不安,對司馬道子恨得咬牙切齒。

后來,桓玄出補義興太守,郁郁不得志,曾登高眺望震澤,憤懣嘆息說:“父為九州伯,兒為五湖長!”便棄官回到了自己的封國。桓玄向來不甘屈居人下,他為自己出身元勛之門卻負謗于世而憤憤不平,乃上書晉孝武帝。疏中說:

先臣蒙國殊遇,姻婭皇極,常欲以身報德,投袂乘機,西平巴蜀,北清伊洛,使竊號之寇系頸北闕,園陵修復,大恥載雪,飲馬灞浐,懸旌趙魏,勤王之師,功非一捷。……

先臣勤王艱難之勞,匡復克平之勛,朝廷若其遺之,臣亦不復計也。至于先帝龍飛九五,陛下之所以繼明南面,請問談者,誰之由邪?誰之德邪?豈惟晉室永安,祖宗血食,于陛下一門,實奇功也。

自頃權門日盛,丑政實繁,咸稱述時旨,互相扇附,以臣之兄弟皆晉之罪人,臣等復何理可以茍存圣世?何顏可以尸饗封祿!若陛下忘先臣大造之功,信貝錦萋菲之說,臣等自當奉還三封,受戮市朝,然后下從先臣,歸先帝于玄宮耳。若陛下述遵先旨,追錄舊勛,竊望少垂愷悌覆蓋之恩。

桓玄稱帝的過程

桓玄在三月攻入建康時就廢除了元興年號,恢復隆安年號,不久又改元大亨。及后,桓玄自讓丞相及荊江徐三州刺史,以桓偉出任荊州刺史、桓修為徐、兗二州刺史、桓石生為江州刺史、卞范之為丹陽尹、桓謙為尚書左仆射,分派桓氏宗族和親信出任內外職位。自置為太尉、平西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揚州牧、領豫州刺史。另外又加袞冕之服,綠綟綬,增班劍至六十人,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奏不名的禮遇。

四月,桓玄出鎮姑孰,辭錄尚書事,但朝中大事仍要咨詢他,小事則由朝中桓謙和卞范之決定。自晉安帝繼位以來,東晉國內戰禍連年,人民都厭戰不已,而桓玄上臺后就罷黜奸佞之徒,擢用俊賢之士,令建康城中都一片歡欣景象,希望能過安定日子。不過很快,桓玄凌侮朝廷,豪奢縱欲,政令無常,故令人民失望。當時三吳大饑荒,很多人死亡,即使是富有的也是守著金玉財寶活活餓死家中,桓玄雖曾下令賑災,但米糧不多,給予不足,縱然會稽內史王愉召還出外尋食的饑民回去領糧,還是有很多人在道旁餓死。

另一方面,桓玄亦先后殺害吳興太守高素、竺謙之、高平相竺朗之、劉襲、彭城內史劉季武、冠軍將軍孫無終等北府軍舊將,以圖消滅劉牢之領下北府軍勢力。另亦要朝廷追論平定司馬元顯和殷仲堪、楊佺期的功勛,分別加封豫章公及桂陽公,并轉讓給兒子桓升及侄兒桓濬。又下詔全國避其父桓溫名諱,同名同姓者皆要改名,又贈其生母馬氏為豫章公太夫人。

桓玄代晉時的形勢

大亨元年(403年),桓玄遷大將軍,又上請率軍北伐后秦,但隨后就暗示朝廷下詔不準。桓玄本身就無意北伐,就裝作出尊重詔命的姿態停止。同年,桓偉去世,桓玄因公簡約禮儀,脫下喪服后又作樂。而桓偉一直是桓玄親仗的人,桓偉死后桓玄孤危,桓玄不臣之心已露,同時全國對其有怨氣,于是打算加快篡位工作。而桓玄親信殷仲文及卞范之當時亦勸桓玄早日篡位,連朝廷加授桓玄九錫的詔命和冊命都暗中寫好。桓玄于是進升桓謙、王謐和桓修等人,讓朝廷命自已為相國,更劃南郡、南平郡、天門郡、零陵郡、營陽郡、桂陽郡、衡陽郡、義陽郡和建平郡共十郡封自己為楚王,加九錫,并能置楚國國內官屬。及后桓玄自解平西將軍和豫州刺史,將官屬并入相國府。當時桓玄的行動令原為殷仲堪黨眾的庾仄起兵七千人反抗,趁著接替桓偉的荊州刺史桓石康未到就襲取襄陽,震動江陵,不過不久就被桓石康等所平定。桓玄及后又假意上表歸藩,卻又自已代朝廷作詔挽留自己,然后再請歸藩,又要晉安帝下手詔挽留,只因桓玄喜歡炫耀這些詔文,故此常常做這些自編自導的上表和下詔事件。另桓玄亦命人報告祥瑞出現,又想像歷代般有高士出現,不惜命皇甫謐六世孫皇甫希之假扮高士,最終竟被時人稱作“充隱”。而桓玄對政令執行亦無堅定意志,常改變主意,導致政命不一,改變起來亂七八糟。

大亨元年(403年)十一月,桓玄加自己的冠冕至皇帝規格的十二旒,

又加車馬儀仗及樂器,以楚王妃為王后,楚國世子為太子。十一月十八日,由卞范之寫好禪讓詔書并命臨川王司馬寶逼晉安帝抄寫。二十一日,由兼太保、司徒王謐奉璽綬,將晉安帝的帝位禪讓給桓玄,隨后遷晉安帝至永安宮,又遷太廟的晉朝諸帝神主至瑯邪國。及后百官到姑孰勸進,桓玄又假意辭讓,官員又堅持勸請,桓玄于是筑壇告天,于十二月三日正式登位為帝,并改元“永始”,改封晉安帝為平固王,不久遷于尋陽。

桓玄稱帝的結果

桓玄篡位以后,驕奢荒侈,游獵無道,通宵玩樂。即使是桓偉下葬的日子,桓玄在日間哭喪但夜晚就已去游玩了,有時甚至一日之間多次出游。又因桓玄性格急躁,呼召時都要快速,當值官員都在省前系馬備用,令宮禁內煩雜,已經不像朝廷了;另桓玄又興修宮殿、建造可容納三十人的大乘輿。百姓更因而疲憊困苦,民心思變。北府舊將劉裕、何無忌與劉毅等人于是乘時舉義兵討伐桓玄。

永始元年(404年)二月二十七日,劉裕等人正式舉兵,計劃在京口(今江蘇鎮江)、廣陵(今江蘇揚州市)、歷陽和建康四地一同舉兵。其中劉裕派了周安穆向建康的劉毅兄劉邁報告,通知他作內應,然而劉邁惶恐,后更以為圖謀被揭向桓玄報告,桓玄初封劉邁為重安侯,但后又以劉邁沒有及時收捕周安穆,于是殺害劉邁和其他劉裕于建康的內應。原于歷陽舉兵的諸葛長民亦被刁逵所捕,但劉裕等終也成功奪取了京口和廣陵,鎮守兩地的桓修和桓弘皆被殺。

劉裕率義軍進軍至竹里,桓玄加桓謙為征討都督。桓謙請求桓玄派兵攻劉裕,但桓玄畏于劉裕兵銳,打算屯兵覆舟山等待劉裕,認為對方自京口到建康后見到大軍必然驚愕,且桓玄軍堅守不出,對方求戰不得,會自動散走。不過桓謙堅持,桓玄就派了頓丘太守吳甫之及右衛將軍皇甫敷迎擊。不過二人皆在與劉裕作戰中戰死,桓玄大懼,就召見一眾會道術的人作法試圖對抗劉裕。后桓玄又命桓謙、何澹之屯東陵,卞范之屯覆舟山西,共以二萬兵抵抗劉裕。不過劉裕進至覆舟山東時故設疑兵,令敵方以為劉裕兵力眾多,桓玄得報后更派庾賾之率兵增援諸軍。然而,因為劉裕的兵眾大多是北府軍出身,故桓謙軍隊都畏懼劉裕,未有戰意,而劉裕則領兵死戰,并乘風施以火攻,終擊潰桓謙等。 

在桓玄派桓謙等抵抗劉裕時,其實已經萌生離去的念頭,并命殷仲文準備船只。桓謙等敗后,桓玄就于三月二日與一眾親信西走。桓玄當天沒有進食,隨行人員就進糙米飯給桓玄,但桓玄吞不下,年幼的桓升抱著桓玄撫慰他,更令桓玄忍不住心中悲傷。

桓玄一行一直逃到尋陽,得江州刺史郭昶之供給其物資及軍隊。后挾持晉安帝至江陵,在江陵署置百官,并且大修水軍,不足一個月就已有兵二萬,樓船和兵器都顯得很強盛的樣子。不過桓玄西奔后怕法令不能認真執行,就輕易處以死刑,故令人心離異。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中国福彩网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