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彩网下载app|竞彩交流app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金鎖緣 第三場 馬櫻花

來源:講歷史2018-07-14 15:11:15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第三場馬櫻花人物:孟江、孟蕓娘、王桂庵。時間:接上場三、四日的下午。孟江:(內聲)嗯哼!(上)(念)朋友要交親要走,不交不走兩罷休。(白)蕓兒呀!好好裝上點干魚…

第三場馬櫻花

人物:孟江、孟蕓娘、王桂庵。
時間:接上場三、四日的下午。

孟江:(內聲)嗯哼!(上)

(念)朋友要交親要走,
不交不走兩罷休。

(白)蕓兒呀!好好裝上點干魚,我要探你姨爹的病去了。

蕓娘:(內聲)是了。

(蕓娘提漁籃上,唱)

我姨爹生了病臥床好久,
老爹爹去問候記掛心頭。

(白)爹爹,代女兒向姨爹、姨媽問候!(交籃與孟江)

孟江:噯。我去了,你好好看著門。

蕓娘:爹爹早去早回,我煎魚燙酒做菜等著你吃飯。

孟江:噯。(下)

蕓娘:(轉身進門,走至馬櫻花旁,取出百家鎖,左看右看,凝思默想)呀!

(唱)馬櫻花開紅透了心,
擦亮了這金鎖包上手巾。
百家鎖本是姥姥贈,
那書生嬌生慣養才戴在身。
看起來他愛我才把這金鎖贈,
但不知他的心意是假還是真?
要說他愛我是真意,
讀書的公子怎肯配我漁家人?
他若是憑金銀把我勾引,
我早該痛罵他?他起身。
要說他愛我是假意,
他怎能把金鎖輕易送人?
在河岸追漁船情切意懇,
看起來他對我一片癡心。
我不該悶在心里對人家使傻勁,
我那時不理不睬冷了人家的心。
到而今不知名不知姓無蹤無影,
辜負了那書生一片真心。
懷心事這幾天坐臥不穩,
這樁事對誰訴有誰同情?
悶郁郁捧金鎖又悔又恨……
不覺兒紅太陽斜照家門。

(難過地)唉!說也無用啦!想也無益了!只怪我,只怪我,只怪我呀!??(看看天色)太陽偏西了,我該去做飯啦。(下)

(王桂庵愁腸滿肚地上)

王桂?:(唱)河路茫茫訪蹤影,
為姑娘吃盡了萬苦千辛。
連日里問遍漁船無音訊,
連日里尋過多少港灣和漁村。
到而今尚不知她的名和姓,
這教我再到哪里去訪尋。
辜負了王桂庵癡情一片,
上天無路怎樣行?
眼看著日落斜西影,
又饑又困還在把路奔。
我表叔傅恩德住在這附近,
借宿一晚明日也好再訪尋。
猛抬頭見一柴扉門掩定??
啊!大門外晾著網定是漁家人。
往里瞧房門關得緊,
庭院中寧靜得鴉雀無聲。
只有那馬櫻花開紅似錦,
炊煙兒裊裊娜娜如白云。
姑娘啊!不知你家在何地?
姑娘啊!不知你叫甚姓名?
難道說啊!丟鎖之情成泡影?
難道說啊!再見一面也不能?
不!不!不!我這里決心早下定,
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去訪尋!
意中人兒無蹤影??
在這里歇息片刻再往它村。

(坐臺階,白)唉!好累人哪!

孟蕓娘:(上,白)天色快晚了,爹爹也該回來了啊!

(唱)紅日落山近黃昏,
老爹爹探病也該回家門。
用手兒開柴門用目觀定??(放腔,開門,見王桂庵,驚)呀!
(接唱)
門外邊坐著了一個人。
他低頭不語又累又困,
我們好似見過面卻又認不真。
急忙忙退回身柴門來進,
掩上了一扇門遮住我的身。
聽響動見那人抬頭觀審,
啊!他正是扔銀丟鎖那書生。
莫不是夢幻中想思成影,
難道說白日里還假非真?
上米倉離此地路途不近,
他來此一定是把我找尋。
但不知他是誰何家子弟?
不知名不知姓就找上了我家門。
我本該叫他把門進??
(上前,欲言又忍)
(接唱)不知他是好意還是歹心!
趁路旁無人我且將他問,
你為何坐在了我家門?

(白)嗯哼!門口坐著的那個人,你為何坐在我家門口不走哪?

王桂庵:(回頭見是孟蕓娘,大驚,狂喜)哎呀!姑娘!(抑制住)你你你,你問我呀?我姓王名桂庵,到鎮江來考舉人的哦。

蕓娘:誰問你這個呀,我說你坐在這里為甚么不走?

王桂庵:啊,姑娘,難道你就把我忘了嗎?

蕓娘:(羞)我沒有問你這個,我問你為甚么不走?

王桂庵:啊,姑娘,我是來找??

蕓娘:你找甚么?找甚么?找甚么呀?

王桂?:我,我,我,我是找那個百家鎖來的呀!

蕓娘:噢!說的是這個鎖么?(將手帕打開,舉起鎖來)

王桂?:(上前)是是是!正是為它(她)呀!

蕓娘:哼!(嬌嗔地)你且退后了!

(唱)滿面含羞啟朱唇,
大著膽四下無人問狂生。
我要你少向我身前站近,
也免得過路人看見了面目無存。
我問你扔銀丟鎖甚么心性?
你不怕別人見了是非不清!
那錠銀我與你拋下了水,
你就該省悟明白急回身。
大不該又拿金鎖來將我勾引,
嘿!你真是小看了我漁家人!
女兒家那像你任意戲耍不把理來論,
你呀你忘卻了男女間授受不清!
縱然是你有愛我的意,
難道說人家就有愛你的心?
莫自覺你有一付好人品;
莫自覺俊貌就能打動人,
世間上比你出眾的男子多得很,
你呀你,你比那豬八戒能強幾分?

王桂庵:(滿面羞愧地)哎呀姑娘,任你奚落任你罵吧。你再貶我也決不變此心呀!

孟蕓娘:哼!

(唱)臭烏鴉你休想落在我的梧桐樹喲!
喝口涼水呀,死了你那妄想的心!

王桂庵:哎呀!我好討沒氣哪!

(唱)聽此言滿心羞愧無話論,
火樣心腸冷冰冰。
我愛你才丟金鎖表心愿,
你不該羞得我無地容身!
我非是輕薄兒將你勾引,
只因為上米倉一見傾心。
把銀子扔在船實太任性,
我不該孟浪非禮傷你心!
百家鎖猶如我的命,
丟金鎖可表我一片真情。
我見你持金鎖含情欲忍;
我見你羞答答脈脈送情;
我見你慢行船似把我等;
我見你在舟中顧盼頻頻。
因此上趕你船舍生忘命,
那日里我吃盡萬苦千辛。
只說是趕上你問個名姓,
只說是求你父面許姻親。
誰知你突扯篷如飛而遁,
河路茫茫你教我怎樣去問信音!
我為你飯懶吃來懶飲,
連日來村村鎮鎮去訪尋!
見船見人我就問,
朝思暮想如丟魂。
姑娘啊!路遙音渺終相會,
難道說你對我就心如死灰不動情?
你的話似針似箭一樣狠,
句句刺得我心疼!
縱然是你對我這般冰冷,
我卻是死也難忘這片愛你的心!
姑娘啊,你說無有愛我的意,
為甚么我的鎖兒在你的身?

蕓娘:這……(羞)

王桂庵:甚么?

蕓娘:(故怒)哼!聽你之言,莫非你就是專來尋鎖的嗎?

王桂庵:(激動地)姑娘我……

蕓娘:噢!原來你找鎖來了。(將鎖遞給王桂庵,故意嬌嗔地)還給你,還給你,還給你吧!

王桂庵:(推開不接)不不不……姑娘哪!

(唱)百家鎖貼身之物姥姥贈,
我情愿送給姑娘戴在身!
姑娘你雖然對我無情意,
王桂庵終身難忘這片情。
從此一別天涯奔,
我心上永難磨滅留傷痕!
悲切切我的珠淚難忍,
姑娘啊,你無情人負了我有情人!
辭別姑娘我只得馬上就走,
也免得你為我又害怕來又擔驚!(欲走)

蕓娘:慢來!(深受感動又欲試探地)這金鎖理當留給你妻子兒女,我要它來何用?

王桂庵:(會意地)妻子都還沒有,哪來的兒女呀!姑娘你若是不信,我可對天發誓!(欲跪)

蕓娘:(情不自禁地上前阻止住)你免了吧!

(唱)聽他言句句懇切情深意盛,
實發自肺腑言打動人心。
難道說我對他心如冰冷?
蕓娘我早就起了愛慕心。
上米倉乍一見我心魂不定,
這幾日攪得我坐臥不安心不寧。
這事情這般巧這么有緣分,
在河邊一見面就扔鎖丟銀。
他沿岸趕船連日來將我尋問,
望風撲影就找上了我家門。
我爹爹恰不在出門探病,
現在是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暗暗抬頭將他仔細觀審,
渾身上下重新打量這個少年人。
年紀不過二十多人品俏俊;
又端正又大方目秀眉清。
倘若是苦用功力圖上進,
定能夠有作為成就功名。
看起來他為我心誠意懇,
看起來他對我意篤情真。
暗地里我口問心來心自問,
思前想后斟酌行。
若與此人把姻親訂,
定能夠長相依廝守終身。
我本想叫他把我的家門進,
對他當面許姻親。
喲!女兒家這話兒怎說出口?
羞得我面熱耳赤泛紅云。

(白)你……(欲言又忍,羞)

王桂庵:姑娘你要說甚么呀?

蕓娘:你……

王桂庵:你是不是要趕我走?唉!我就只好去了吧。(又欲走)

蕓娘:(著急地)你……你慢來呀!

王桂庵:你還要做甚么?

蕓娘:(難以抑制真情地)你跑了這么一天,渴了吧,餓了吧?

王桂庵:是啊,我還沒有吃午飯哪!唉……

蕓娘:(親切地)你到屋里來坐著,我沏茶給你解渴,烙燒餅給你充饑。

王桂庵:哎呀呀!(高興萬分地)多謝姑娘!多謝姑娘!(剛欲進門)

孟江:(內聲)兒呀!我回家啦!你快來!快來!

(王桂庵急著要走)

蕓娘:公子轉來!

王桂庵:喚我轉來何事?

蕓娘:說了半天,你可知我家姓甚,我叫甚么哪?

王桂庵:哎呀呀!不知道呀!我真是糊涂了!

蕓娘:(念)倘若你要姻親成,

得去請個好媒人。

(白)公子,我家姓孟,我父叫孟江,我叫蕓娘。你可要好好記住呀!

王桂庵:(喜出望外地)不必姑娘掛心,我一定去請個好媒人前來提親,多謝姑娘!多謝姑娘!

蕓娘:喂!不要忘記呀!我們這里叫孟家村,記住我家院內有一棵馬櫻花。

王桂庵:哈哈!(心情愉快地高聲朗讀詩文)黃土筑墻,茅蓋屋,庭中一樹馬櫻花……姑娘放心,學生一一記下了。

(王桂庵連奔帶跑地急下,蕓娘關門,孟江上)

孟江:(唱)探病已晚黃昏近,

記惦女兒回家門。

(白)蕓兒呀,快開門來!

蕓娘:(驚慌不安地)哎!哎!

孟江:怎么慢騰騰的?

蕓娘:來了!來了!(開門)

孟江:哈哈……(笑)

蕓娘:爹爹,您回來了,怎么這樣高興?

孟江:你看,你姨媽拾了一籃子雞蛋教我帶來給你。哈哈!

蕓娘:噢!(慌手慌腳地接過籃子)

孟江:你怎么了?為何這么慌手慌腳的,小心把雞蛋打爛。

蕓娘:嗯,嗯。不是啊,我剛剛打了狗。

孟江:你真是還孩子氣。狗看門的,下次別打了。

蕓娘:(搪塞地)它咬了貓哪!

孟江:哦,是這么回事。

蕓娘:爹爹,餓了吧!飯早煮熟了,魚也煎好了,酒也燙熱了。走,進屋里請飯去吧!

孟江:哈哈!直是孝女勝兒男喲!(下)

(蕓娘出門,張望)

孟江:(內聲)蕓兒,快來呀!

蕓娘:哦!(一驚,急忙關上門,拍拍擔驚的心,提起雞蛋籃子下)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曹操的父、祖真像陳琳罵的那樣十惡不赦嗎?

漢末名士陳琳替袁紹寫討曹操檄文,在《三國演義》中,治好了曹操的痛風病。真實歷史上,是否有些功效,不得而知。然其辱罵曹操父...詳情>>

中国福彩网下载app